晋江穿越文-穿越时空小说->书库首页->南柯前世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三十三章 所谓演技啊
    在某个地方,某人用他那支骨感十足又白里透青的手,抓着只来不及飞走的雀鸟,不断收紧。

    “失败了吗?”有些神经质的自语和笑容呈现在这位清瘦的中年男人脸上,靠在高塔窗前,远眺城外。“为什么还不死啊?你为什么还不死啊——”重复的喃喃自语,一阵阵沉闷的被人狠命敲打土墙的回声,时起时落神经质般可怕的冷笑,无不蕴涵刻骨的仇恨——

    这如哭的笑声里,他到底憎恨的是谁呢?

    ***

    “为什么我要做这种事``````”蒙面巾下的静思一脸郁闷的嘀咕。

    今夜的月色很美,就是有点亮,这种足以让人在地面捡芝麻的光线,有经验的梁上君子傻了也不会挑这日子做贼。

    静思穿着无痕盗帅招牌的夜行衣站在某个屋顶,看他的打扮就知道,他在冒充盗帅呢!不过,不是很心甘情愿``````因为,德行太嚣张了——

    这个原因嘛就要从前天说起了:

    那天难得展昭上门来,而且还是专程找他。正笑眯了眼,高兴自己喜欢的人到来的静思,却没想展昭没客套两句,双手就奉上一个包袱。

    静思一楞,随即笑道:“来就来嘛,还带什么礼物~~~~”话是这么说,人还是兴高彩烈的打开包裹,好歹也是展昭第一次送东西给他。但一看包里的东西,笑容立马僵在脸上。好不容易把面部神经整过来,“展兄,你想让我放弃前途光明的强盗生涯改行做贼吗?”静思举起包裹里面,那件做工样式非常精致的夜行衣问。

    展昭支吾了一阵,大概是怕夜长梦多,也不和静思继续客气,话直奔主题:“请大当家帮个忙,当一下无痕的替身!”被展昭太过直接的话哧的小腿一软,差点整个人都滑下椅子静思,手忙脚乱的抓着椅背,哆嗦着问:“什么意思?”展昭沉默,然后缓缓的道:“我不能太自私,我和无痕兄弟十年,有我一人为天下人舍命已经足够,何必把他一起拖在这滩混水里痛苦下去。”

    发亮的寒光在展昭眼底闪烁,轻描淡写的语气有着下定决心的坚定。“所以,趁无痕养伤的这个时间,盗帅这个名号我要它在我手里终结——”

    “我明白你想让无痕过平静生活的心情``````不过,我可看不出他为你舍命有什么不乐意!”静思嗤之以鼻,无趣的扭过头。感觉到展昭走到身前,不明白他想干什么,静思奇怪的盯着展昭,下一刻他立马被展昭接下来的动作吓的跳起来,展昭向他单膝跪下,“我知道这是强人所难。但是,请你帮我——”“你先起来!”死活拉不起展昭的静思尖叫,但看到展昭不受影响的神色,静思脑袋一片空白,失态的一把将他推倒在地。向来崇尚天塌不惊这句话的静思差点落下泪来,他怒吼道:“拜托你啊!你是我心目中的英雄!请你——求你不要败坏这个形象好不好——”

    喊出这句话后,他很快醒悟,这是不能说出的心思。

    静思掩耳盗铃的捂住嘴,混身乏力的坐到地上。两人就这般不在乎衣服肮脏的坐在地上相对无言。过了会,展昭轻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说我啊。”生着闷气垂头凝望自己足尖的静思,错过此时展昭眼中悦目的神采。静思没好心情的冷言冷语丢过去:“你朋友都死光了?求到我这个半生不熟的强盗身上,你还真是有本事啊——”

    “``````我朋友是很多,但武功可以高到冒充无痕,之后还能全身而退的人没有啊。”说完,展昭用一种期待的眼神望着静思,在这种霹雳无敌诱人的眼神和他让人窒息的俊脸下。静思跳起来,转身就往后园跑,他是自家明白自家事,他对美丽的事物从来没有抵抗力,继续待下去他只怕展昭要他自杀都愿意了!离后门只有一步之遥时,展昭轻轻的一句话止住他的脚步。“我以为,我们应该也是朋友吧。”“``````”静思对着咫尺天涯的门无力的垂下肩膀,心里哀号;败给他了!!!

    用力给了自己一耳光后,静思双眼放绿光的回头,阴飕飕的道:“我要好处!”

    展昭先是一楞,等他听出来静思话里已经答应他的意思时,立刻大喜,忙应道;“只要是不违背良心不伤天害理,任何事我都可以答应你。”看到展昭一副放下心头大石的轻松摸样和语气,令静思恶意的想:如果我提出要和他上床,他是不是也会答应啊?

    压下这种诱人的想法,静思用手指一点唇,干脆的道:“亲我一下,我立刻为你去卖命。”“啊?”展昭一呆,随即笑起来,“云兄,你在说笑吧?”静思也笑着道;“你说呢~~~~~”展昭瞪大眼睛,头上挂满黑线,同时看出静思不是在开玩笑。

    踌躇半晌,展昭一咬牙。

    反正都是男人,也不会少一块肉!抱着这种想法,他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他站起来,在静思身前微低下头,视线相交,展昭怎么也吻不下去。犹豫中他没好气的道:“你先闭上眼睛——”静思失笑出声,但还是照展昭的意思闭上眼。展昭低下头向静思的唇靠近,但在离嘴唇不到半寸的距离时,展昭僵在原地。静思等了半天,忍不住睁开眼睛,就看到展昭郁闷的按着头,蹲在地上。

    无言中,静思脸部抽搐,最后忍不住捶着桌子狂笑起来。

    一直被展昭吃得死死的不爽心情终于好受了点。

    ***

    站在树顶摇晃的静思,又想起展昭和他商量时说的话。

    ‘闹得越热闹越好,引人注目后,我会赶到。到时我和你做戏大打一场,还有,和无痕相似的死囚尸体我已经拜托朋友伪装在某处,时机一到我会给你暗号,现在我只希望你自夸的演技,真有你说的那么好——’话说到最后,还是有气恼的意味在里头呢。

    想到这里,静思笑起来,望到远处灯火通明的驿馆。“闹起来的话,还是这里比较好吧?”一边考虑一边堂而皇之的爬上屋顶,笔直向前方楼阁蹦达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