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穿越文-穿越时空小说->书库首页->错乱时空的穿越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三大章 山寨 囚禁
    我浑身僵直,准备接受惩罚,希望不要是一刀削了我。我还年轻,我还不想死,我还没好好玩玩这个古代呢。

    眼睛无意间看见冷风脸上的着急和聂远脸上的担忧。这两个人,一定要记得我的好啊,要不然我做厉鬼也不放过他们。

    “非白,你要怎么处置她,今天我听你的。”山寨主说。这摆明要让他报仇嘛。非白从衣服内袋掏出一块手帕擦擦油渍,冷冷的说:“来人!”

    “是!”两个喽罗跑到我身后架起我。“给我关到地牢里去。”他下达命令。于是两个喽罗推搡着我向门外走去。我大叫:“别推我,我自己会走。”一边给冷风和聂远眨眼,意思就是救我!他们两个默默的点头。

    顷刻间,我就被带入一个铁牢里。手脚都戴上了铁链。哭~~~~好悲惨啊。

    仔细打量地牢,四面潮湿的灰墙,地上是干燥的干草,幸好没蜘蛛,但是祈祷也不要有老鼠。我靠在后面的墙上,盯着走廊里那摇摇欲熄的蜡烛火焰。叹口气。

    一阵风吹来,我打个冷战。环顾四周,除了我这间,还有几间空牢房。不过,感觉怎么毛骨悚然,会不会有鬼?寒~~~

    咳~~为了让自己不害怕,我准备练练街舞来壮胆。

    一个“太空漫步”让我在牢里到处滑动,嘴里还哼着:“风到这里就停,雨到这里无声……”

    真想念现代。起码这个时候,我正在家里舒舒服服地上网聊QQ呢。我多姿多彩的现代生活呀。

    “你轻功蛮好的嘛。”一个声音从背后凉凉地传来。

    我一惊,脚下一个趔趄,硬生生的摔坐在干草上,不是很痛。然后抬头,看着牢门口站着嘴角有丝笑意的非白。我怒视他:“多谢夸奖!不过这不是轻功。”

    “哦,那是什么?”他语气轻柔。

    “为什么要告诉你,如果你是来解决我的,我会做抵死挣扎,和你好好的打一次。”我就要试试跆拳道是否打得赢中国功夫。

    “哼!你还真是和那些女人不一样。”他缓缓说。

    很好,顺利岔开了话题。

    “呵呵~~~来这里有什么事吗?”我回问他。“来找你。”“我?”我的魅力很大吗?“没错,找你帮个忙。”他点点头。“什么忙?”“我……也想,离开山寨。”他把头歪一边。

    “哈?为什么要离开,山寨主对你不好吗?为什么不自己亲自说?”

    “虽然我是杀手,但是我并不想在这一辈子,我想去闯荡江湖。而且寨主他和我有很深的交情,难以启齿。”他一字一顿说。

    “哦。”

    “你要我怎么帮你?”

    “不知道。看情况吧。”

    “只是,你把我关这阴森森,潮湿的牢里我怎么帮你啊?”

    他斜着看我,嘴角一咧:“你拿猪头扔我脸上,这是给你的惩罚,给我好好呆在这吧,我只要一夜就行。”

    “喂!”见他转身就走,我连忙跑到前面点扶着铁条叫道:“怎么这样?你不放我我不帮你了!!”

    “你不帮也得帮,到时如果你没动静,我就……”他走到一半脚步听了下来,回头,眼神冷冷的:“杀了你。”

    好恐怖好恐怖~~~这么平静地说出那么残酷的字眼。

    “不带这样威胁人的吧。”我嘀咕。

    “我就喜欢威胁人。”他的耳朵真好,回答完这句,他头也不回地走了。直到他背影消失在拐角,我才回到干草里,算了,凑合着睡吧。

    半夜,我窝在干草里抱着胳膊睡得正香,突然被一阵悉率的声音吵醒,我睁开一只眼,心里开始紧张,不会真有鬼吧。我仿佛看见牢的拐角处,伸出个带血的脚。

    我不由地抱紧了自己。

    “咚”

    “啊呀!好痛!你有没有长眼睛呀?”

    “该是我问你吧。”

    恩?什么声音,我好像听见了相撞声还有咒骂声。

    难道是冷风他们来救我了,正想着,两个人影到了牢边,我定睛一看,大喜,连忙起身:“冷风,聂远你们终于来了。”

    “恩,来了。”两人异口同声的回答,完了再狠狠瞪对方一眼。

    “你们怎么了?”他们之间的火药味真浓。

    “哼!他刚才没长眼睛和我撞到了一起。”冷风说。

    “明明是你和我撞到一起。”聂远反驳。

    看着他们吵来吵去,我不耐烦的大叫:“行了,你们是来救我的还是来吵架的。”

    “干什么啊?我们好不容易搞晕的守门的才取到钥匙,你居然还吼我们。”冷风回头瞪我一眼。

    “好了啦,我错了,快拿钥匙。”

    “哎?钥匙呢?聂远,我不是把钥匙给你了吗?”

    “我又把它给你了。”

    “哈?那我怎么没有呢?”

    我头痛地看着他们两个:“唉~~~~我无言了。”

    “钥匙在这。”一个声音响起。“在哪?”我们三个一回头,马上一起石化。非白拎着一串黄色钥匙,斜靠在墙上。

    我嘴角抽搐,真是神出鬼没,阴魂不散呀。“你怎么在这?”我问。

    “我怎么不能在这?半夜我看着这两个人鬼鬼祟祟的,跟着他们来看,没想到他们是那救你的,行啊,谢姑娘魅力真大。”他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怎么办?”聂远悄悄靠近问我。

    “怎么办?和他打!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拼了!”我说。“敢情打的不是你,站着说话不嫌腰疼。”冷风又讽刺我。

    “随便你,反正早晚都要输,在输之前好好拼一把又怎样。”我耸肩。

    “有道理,上吧,聂远,你会不会武功?”

    “好。”

    “哼,真好玩,我发觉我越来越欣赏你了呢。”非白瞥了我一眼。那边聂远冷风已经摆还架势准备开打。

    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