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穿越文-穿越时空小说->书库首页->秋叶无心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八十九章
    搞定!

    放下最后一本奏折,我长呼口气,天天对着这些,圣人也该无力了,皇帝果然是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想当皇帝的都是些白痴,当个富豪也比皇帝过的舒坦啊。

    看看那重我刚批好的奏折——

    这是我批的,那秋丞修还是不知道内容,明天就还得花时间一遍遍重新去看……这样好花时间,里面有太多不必要的废话了。想了想,我从摆在桌角边那堆书下面抽出张宣纸。

    与其一本本去翻浪费时间还不如我把问题全写在一起,再把我批注的解决方法一起给腾上去,这样他看的轻松点,如果有问题的话再专找哪一本去改好了,也可以少花点时间省出来休息用。

    打定主意,闭上眼里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刚才看的写的东西,再简单的组织了一下才下笔去写。

    还是当昏君好啊,酒池肉林,醉卧美人膝,享尽天下乐子还不用烦什么,一切都交到那些个大臣或奸臣手上就好。反观明君呢,每天起早摊黑不说还得忧国忧民,今天这里大旱你得操心,明天那里大水你还得操心,跟本不让人活嘛,遇上好世道还好啊,遇上不好的世道……叹……那是人干的活吗?

    看着说陌生不陌生,说熟悉也不怎么熟悉的字体在我笔下一个一个出现,我不禁有点感叹。

    秋丞修说我得天独厚却不懂珍惜,我不知道是不是这样。以我现在的条件,财富、权力、地位,只要我想就能得到,实在没必要再去动脑筋得到什么。如果说前世的话,好像也没必要,那种东西对我来说都很空洞,不具任何意义,最少我还没有为生活所迫,不过那都要归功于繁露吧。我一直都只须要做好自己定下的那点事就可以了,其他一切都有别人帮我摆平,前世有繁露,这世有秋丞修,实在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动脑子去烦那些无聊的东西。

    或者,这些才是所谓的‘得天独厚’?至于那些讨厌的童年,是不是就是为此而存在的呢?上帝给了你一扇门,便关了那扇窗?

    还是不太清楚这些,不过也没必要去清楚吧,这样就好,陪着秋丞修在宫里混一年,然后和他一起在我们的家里终老,在他死的时候陪他一起去,如果说要有人生规划的话,这就是我最棒的人生了吧。

    呃……

    一边默着刚才的东西,一边神游,等我回过神的时候——傻眼了。

    写给秋丞修看的,就不用仿秋丞修的笔迹去写吧……真是蠢透了!

    瞪着那不属于我笔迹的字,我不禁在心里把自己一顿鄙视。

    以上顺序与奏折顺序相反,如果有哪要改的数一下就可以找到了。

    瞄瞄我自己的字,再瞄瞄模仿秋丞修写出来的字……我总算知道什么叫云泥之别了,眼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好累,好困,就说过讨厌动脑子了,高度的集中力也是很费神的……实在懒得再动半分,我直接趴在案上搭头就睡,反正天也快亮了,趴下也没关系吧……

    ☆☆☆☆☆☆☆☆

    “醒了?”

    我还没完全睁开眼,低沉的声音就直传进耳朵里了,把我残留的睡意全给赶跑了,“迟到了……”半眯着眼扫向一侧的窗子,即使窗帘被拉上也有光透进来,我郁闷的低喃。

    太阳都出来了,早朝一定都过了,我的早朝记录居然只有一天……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

    “云儿该想的,难道不是怎样与朕解释?”就在我自我唾弃的时候,秋丞修低沉的声音带着寒意飘进耳朵里。

    “解释什么?”坐起来奇怪的看着秋丞修,我不解的问,我没做什么……“是你自己先睡着我才把你搬进去的。”说起这个我还不爽呢,哼,我说他怎么都不留我呢,原来是在我走后就去做苦功,用得着这样吗!?我也可以帮他啊!

    “朕指的,不是这。”秋丞修一怔,有点头疼的说道。

    “我没经过你同意就看那些折子?如果哪里不对我给你重抄遍你再改好了。”反正就是再多仿一个人的字迹而已。

    “不是。”秋丞修的眉梢在颤。

    “那是什么?”我疑惑,除了昨晚没经过他同意接手他的事外还有什么事吗?呃……他不会知道我昨晚偷亲他的事吧?那时候他应该是昏睡状态。

    “就这几步也不能走?”秋丞修冷睨着我沉声问。

    “……太困了就没动。”原来说的是这个,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我给你留的纸条看过了吗?”掀开被子下床,穿着送过来的换洗衣服,我问着。

    “………………”

    “秋丞修?”没听到回答,我奇怪的抬头看去,呃……脸色好难看,“我有拿披风盖着,而且也没趴多久,你不是要早起上朝嘛,我算好时间的。”我睡的时候……是快天亮的了吧……

    努力回想着当时的时间,我偷偷去瞄秋丞修的反应。

    面沉似水——完全不接受我的解释!

    “我只是趴了一下下,你别拿我当小鬼嘛,哈哈——”靠近抱着秋丞修的腰,我讨好的说着,见他还是面无表情,我只好干笑,希望他看在我很为难的份上放我一马。

    谁知道,他完全不理会我的低姿态和讨好。

    “……假笑好累,不要生气了,你瞒着我熬夜改奏折我都大度的不计较了,你怎……”

    “云儿是说朕小气了?”我更讨好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秋丞修给截了过去,头也被他抬起,对上的,是他冷笑的恐怖表情。

    “你在歪解。”他在不高兴,我说什么都是错,“我只是想替你分担一下,我昨晚要不来你自己还不是趴在那睡着了,你担心我为什么就不担心一下自己?我是人,难道你就不是了?还是我就该让你小心翼翼的保护着只一味的享受着你对我的好却无视你的一切?”这样的话我有什么资格去爱你?

    “好,朕也注意,别再用伤害自己的身体来提醒朕,可好?”秋丞修沉默了好一会,才叹口气这么说着。

    “好。”见好就收,他都让步了,我自然不能再得寸进尺,“我模仿你的字还像吗?”看着秋丞修弯腰去给我系没系上的腰带,我有点没底的问着。

    秋丞修正在系结的手顿了顿:“足已以假乱真。”然后才回道。

    “那就好。”我大松口气,虽然我自己觉得有八九分相像,但是那是自我感觉,倒底像不像还是一样没底,现在正主都这么说了,证明我模仿的还是有模有样的,“我没问你就批那些奏折没事吧?”我本人不存在着什么忌讳,秋丞修我是认为他不会在意的,不过也只是我认为罢了。

    “若乖云儿不熬夜为朕改奏折,便无问题。”秋丞修站直身体顺势把我给揽了过去,低头看着我,这么说着。

    “你自己还不是打算熬夜了。”白秋丞修一眼,我没好气的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了?

    “不同,那是朕的职责。”秋丞修是这么回我的。

    “我只是想给你省点时间出来休息,既然那些要在当天完成,那我就帮你搞定,我很闲的,而且昨天下午有睡过不太困。”手绕到背后拉过秋丞修一缕长发放在手里绞着,我说道,我不管他什么职责不职责,既然他太累没办法做,我就替他做了,能让他轻松一点是一点,虽然秋丞修的能力完全应付的来,但还是多空点时间出来休息好些吧。

    “嗯……我想到就做了,字像了,那语气呢?我看了你改的其他奏折,学着那言简意赅的精简辞句真是让我头大耶,要是那些大臣们有你一半的精简,做皇帝的都该偷笑了。”一想起昨晚花时间想解决之道的时间都没花时间想怎么言简意赅的时间长,我就郁闷无比,还好秋丞修和我说话的时候不像以前那样简洁到让人乍舌,不然我会郁闷死的。

    “若非见你伏在案前睡着,朕都怀疑那是出自朕之手。”秋丞修似乎想到什么有趣的事一样,轻轻勾起了唇角,说道。

    “这么厉害?”我有点不相信的看着秋丞修问。

    “云儿觉着呢?”秋丞修不答反问。

    “我觉得你在哄我。”我才不相信自己能做到这种程度。

    秋丞修拉着我到桌边坐下,轻叩着桌面招候在外面的侍女,“朕奇怪的,是云儿为何在最后才用自己的笔迹?”然后才开口。

    “……我等写好了才发现完全没必要再用你的笔迹去写。”我低下头用着轻不可闻的声音回道。丢人啊!

    能说我一时走神等回神的时候都写的差不多了吗?

    “的确是乖云儿会做之事。”秋丞修的声音带着笑意传进耳里,我只想找地缝去钻!

    我承认,我是迟钝了点!

    漱过口,再擦了把脸,把帕子递回给余容,我闷闷的想。

    “云儿并非写不出好字,为何……”

    “你不是知道,我懒嘛,字只要写到别人认识不就够了,好不好看有什么关系,我又不当大文豪。”打断秋丞修的话,我不以为意的道。

    嗯……我那字,是烂了点,反正只要整齐能认识就够了,周天平可不止一次对着我的字摇头长叹啊,不过,我用不惯毛笔嘛,而且就是钢笔的字都很烂了,更何况是毛笔,就算后天被训了十几年,但,能看就够了吧?要写出秋丞修那种优美的字体是很费精神的耶。

    “呵,如此懒的云儿却为朕写了那么多字,朕该偷笑了。”低低沉沉的笑声好听异常,但是,秋丞修的话……

    “我帮你解决麻烦你还取笑我……”委屈啊委屈,哪有他这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