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穿越文-穿越时空小说->书库首页->穿越之将计就计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二十五章
    当日再回到留云阁的时候,太阳已渐西沉。有了上一次独自出门的教训,师父无论如何坚持要三师兄在暗处护送我回去。我知道这一次我的冒然出现欠缺考量,于是也就由着师父了。

    临别时随口问了李婓一句,“那字母表,师兄全记住了吗?”

    “记住了……”

    肖掌柜和伙计们对我的“失踪”没有多加询问,但我知道,等我回到府里,父亲或许很快就会问起。

    这个留云阁,还不是我的地盘。

    “小姐,之前墨染轩的吴掌柜来过一次,见您不在就回去了。”一个小伙计报告说。

    “他有没有留下什么话?”

    “吴掌柜只是说会改日再来拜访……”

    “嗯,我记下了……”

    看着疑惑不解的众人,显然他们还不知道今日所发生的事。

    吴则奇来找我,是要挑衅还是要道谢呢?

    坐在回家的轿子里,我向后靠着陷入了沉思。窗外清风徐徐,不断地吹起窗口轻飘的轿帘,随意望去一眼,正巧看到街头一个苍老的面孔,虚弱无声地倒下了。

    “停轿!”

    视野所及已是暮色一片,但街上依旧人潮熙攘。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儿正一动不动地趴在街角长满杂草的地上,气息微弱,像是病倒了。

    轿夫上前探了探他的鼻息,还活着。

    “大爷,你没事吧?”轿夫趴上去问了问。

    那老人大概是没有力气开口吧?只是挣扎着动了动手指。

    我上前细细观察了一番,他的发丝灰白且凌乱,衣服朴素却整齐,虽然带着污迹,但也看得出老人家是个爱讲究的人。

    “把他背进轿子里吧……”

    “小姐……”

    “不救他难道由着他自生自灭吗……”

    让出了轿子,我随着轿夫们一起步行回到了丁府。

    吩咐几个人背着老人去了客房,刚回到漠然间,关上门打算换衣服时,汨儿突然闯了进来。

    “小姐!”

    门“嘭”的被撞了开来,汨儿狼狈地跑到我跟前。

    “怎么了?”我将解开的腰带又系了回去。汨儿像是忽然间明白过来,一愣之后撩起裙摆就要给我跪下。

    “站着好好说话!”我一把挡住她,心想也是时候给她定定规矩了,动不动就下跪谁受得了啊!

    “小姐……”她一站定了,浑身却抖着,眼泪就哗哗的流了下来。“小姐,是奴婢该死……奴婢不该偷小姐的衣裳,奴婢对不起小姐……”

    →_→

    这是怎么说的?偷了我的衣服?

    ……是那件染了茶渍的衣服?

    ……汨儿偷的?

    “为什么要偷衣裳?你需要钱可以和我明说啊……”

    唉,这小丫头,到底是对我撒谎了。

    “奴婢该死……奴婢以为,小姐那件衣裳脏了,就不会要了……所以,奴婢才大着……胆子偷了,去卖的……”她哽咽着说完,站着畏缩成一团。

    “你啊……你也知道害怕了是吧?你也知道偷东西不对是吧?怎么现在又想着说啦?”我没好气地瞪着汨儿,佯装很生气的样子。

    一件衣服而已,我不会小气到恶语相向然后绑人报官的地步。

    “奴婢知道错了……还请小姐开恩,放了奴婢的舅舅吧……”她双膝一弯,“扑通”跪倒在地,弯腰伏在地上,忏悔般地低着头。

    “你舅舅?我什么时候抓你舅舅了?”

    “就是……”她抬起梨花带雨的脸庞,怯生生地看向我,“就是小姐刚刚带回府的,那个晕倒的人……”

    “……”我结结实实地吃了一惊。

    “那个老人家,是你舅舅?”

    “是的,是奴婢的亲娘舅。其实上次,奴婢的舅舅本来是要带奴婢一起走,去外地投奔表兄的。可是汨儿已经许诺生生世世服侍小姐,汨儿不能背信弃义……小姐给的二两银子,奴婢全都给了舅舅,可是做盘缠还是不够……于是,奴婢就生了偷窃的心,换了五两银子拿给舅舅了。本以为他老人家现在已经在路上了,可是刚才,奴婢才看到……”

    “明白了……你放心,你舅舅不是我抓回来的,我抓他做什么啊?相反啊,你舅舅还是小姐我救回来的呢!”

    “……真的?”水汪汪的眼睛里盛满了惊喜。

    “真的。”

    “那小姐……”

    “别小姐长小姐短了,你再不去照顾你舅舅,小心我立马哄人啊!还有,衣裳的事,我也不再追究了,你再跪也没用。”上前扶起她,掏出手帕在她脸上胡乱地一抹。“我是那么没人性的人么?”

    “……不,不是,小姐是天底下最好的人!”

    “那我明天就把你卖了——呵呵,开个玩笑,快去吧……”

    “……嗯,汨儿这就去……”挂满泪痕的脸上一瞬间绽放出笑容,蹦跳着跑了出去。

    虽说是意外救了汨儿的舅舅,但汨儿似乎一下子就不再怕我了。晨起时一见到她,依旧恭恭敬敬,却不再一脸的谨慎畏惧;陪我进餐时虽然还是守礼地站着,却还能不时搭上我的话头;送我出门时,日上当空,她还不忘找来一把伞递给我。

    “夏天日头大,小姐好生遮一下吧……”

    “嗯,汨儿有心了……”

    走出丁府时,心里忽然觉得,这丫头总算是剥开了一层壳了。其实汨儿不笨也不傻,唯一的不好就是有点儿胆小。以后在一旁多教教她,再一起见见世面,将来一定能成为一个好帮手。

    今天我放弃了乘轿的计划,打算一路走去留云阁,也顺便看看街景。昨天回府时,莫名其妙地感觉到大街上似乎与以往有些不同,可一时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现在青天白日之下,总算是看的清楚吧?

    身后跟着几个丁府的护院,我们顺着一条宽阔的大道径直向着留云阁走去。

    刚进七月,夏天的恺城真是热得够呛,而且也好久没下过一场雨了,大街上闷热得像个蒸笼。才走了不一会儿,我背上隐隐地就被汗湿了。

    路上的行人不多,但是,我只不过才经过了两条街道,却看见了四五个乞丐!奇怪的就在这里——因为正处繁华的商业区,平时这几条街上是很少看得到乞丐的,而且由于怕被沿街的店主驱赶追打,显眼的位置他们也是绝不敢霸占的,即使有一两个乞丐也会躲到偏僻的角落里。

    从什么时候开始,京城的乞丐多起来了呢?难道是周边郡县闹灾荒了?

    撑着伞沿着路边的荫凉处,我边思量边走着,一不注意,就撞到了一个飞身而过的路人。

    我“哎呀”一声被冲劲撞了开去,幸好身后的人扶住了我。

    “呀,对不起,对不起……”那人连着道了几声歉,我看他衣着普通,却低着头让人瞧不见面上的神色。

    见他慌乱着急于离开,我心中突然一跳,下意识地摸向腰间。

    “站住!”

    那人愣了一下,但马上又转过头来,“啊,小姐……还有事么?”

    “抓住他!”我向身后几个护院一扬手,两个人“嗖”地冲到我前面,没等他反应过来就麻利地按住了那人的肩膀。

    “你,你要干什么?”

    “把钱还我。”

    骗三岁小孩儿的把戏,也敢在我面前现眼?哼,你最好不是偷汨儿舅舅银两的那个人,否则我要你好看!

    他紧抿了抿嘴,壮着胆子硬开口道:“什么钱?你打劫啊!不要以为……”

    “……编够了没?好好和你说话你不认账,就别怪我们欺负你!偷我的钱?你也不看看我是谁!”瞪着他恐吓一番,见他额上竟已冒出细汗,心想,我还是能够装出几分威严的吧?嘿嘿……“几位大哥,拜托帮我搜一下……”

    两个护院伸手到那人胸前按了一下,立马从襟子里掏出了我的钱袋。

    “把钱拿出来就好,我不要那袋子了……”一想到钱袋已经被这种人碰过了,我就浑身不自在。

    “小姐,要不要送官?”一个护院捏着那人的肩膀问道。

    我看那小偷呆愣愣地看着钱袋里的几两银子交到了我手上,似乎吓得口不能言,身不能行,认命般地竟没有挣扎。

    “先等等……”我收好银子,走近了看着那人,准备再给他一次机会。

    “你为什么要偷东西?”

    “……不为什么。”他移开了呆滞的目光,落败似的低下了头。

    “那你是家有良田万顷,想出来寻找刺激?”

    “……要怎么处置随你,我认栽就是了!”

    呵?他口气倒是开始硬了。

    “哼……别以为你今天是栽在我手里。就算你今天没碰到我,你就没想过总有一天,你也得栽进去?我也不妨和你说实话,我这个人最是睚眦必报的了。偷了东西再还回来——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儿?”耍够了威风,我终还是耐不住天气炎热,无奈地拭了拭额上的汗水。

    “你要怎样?”

    “前几日,你是不是在这附近抢了一个老人家?”

    “……好像,是……呃,他是?”

    “钱呢?”

    “……花了……”

    害怕了吧?我看见你发抖了,可别说是大热天冷的你哦……

    “花在哪儿了?”

    “……”

    “不说是吧?我也没耐心和你耗下去了……各位大哥,送官吧!”

    他登时骇地往回一缩,“小姐,小姐饶命……”

    “小姐,让州官府尹审问就是了,您何必费那个神呢……”身后的护院大哥上来建议道。

    我想了想,也是这么个理儿。可是这人一进了府衙,我就没办法像师兄他们那样得到第一手的消息了……

    不行,先不能送官!

    “把他押去留云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