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穿越文-穿越时空小说->书库首页->情殇(清宫)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一朝选在君王侧
    经历了昨夜的惊吓,我真的不敢行差踏错了,一下子觉得原来我所在的地方终究在皇宫在偏远也安全啊,过得不管表面是多么平静,大概也只有沐澜看出我的内心是多么的忐忑了。一早怡宁就派她的贴身宫女霞月邀我过去品茶,但是我以身体不适为由推托了,现在我不认为我还有心情去品茗,再说现在脸色不好,等会儿怡宁问起来我要怕不好解释。霞月走了也关切的叮咛这沐澜好好照顾我。心里闷的慌,无端端的难受,琴儿乖巧的送了一杯热茶过来,我端起来喝了一口,舌头就被烫的生疼,放下茶杯,眉头不自觉的皱在一起,倒把这个小丫头吓了个呛“格格,都是琴儿不小心,奴婢就去给你换杯凉一点的来。”看见她整张小脸都可怜巴巴的皱起来了,想到也是自己的烦躁才会这样的,倒让我有点歉意。我柔声宽慰着她:“琴丫头做的很好,我现在不想喝茶,没有怪你的意思。”见我这么说完,她的双眼也一下子恢复了神采,让我都有点失神,活得单纯一点原来可以幸福一点。我一个人走出屋子,坐在花坛旁,看着眼前的一株畦畔莎草(叶语活泼)愣愣的发起呆来,心中没有一点劫后余生的轻松又的更多是对未来的担忧,以及强烈的渴望自由的心情,矛盾却让人很痛苦。

    感觉到有人给我披上一件衣服,后头果然看见沐澜的双眼装满了担忧,我露出个笑脸。“你看我不是很好吗?还笑得出来,就不用担心了,但是你,每次都帮我做这么琐碎的事情。”握住她的手,虽然有点凉但是感受着两个人的体温感觉还是要好很多。突然就看见琴儿慌慌张张的跑过来,嚷道:“格格,有人朝这边来了!”“有人来就有人来你着急什么。”我有点好笑的瞧着眼前这个长不大的丫头,真沉不住气啊。“不是啊,格格,我认得来的那个领头的就是在皇上身边的李公公啊!”一个皇上就足够让我的大脑彻底陷入瘫痪了,不知道他来是做什么。但由不得我多想,转眼那个李公公就来到门后了,后面还跟着几个人也没怎么注意了,我只好硬着头皮应付了。

    我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向着李公公道了个万福“凝雪见过李公公。”“格格这不是折杀老奴了吗?”“这是凝雪应该的。”这么回着他但是心里却想着你连我的礼都受完了才说受不起,看来“我“这个格格还真是没什么地位啊。但是毕竟不知道他的用意是什么,尽管康熙昨个儿说了不计较我的鲁莽的,但是君威难测啊,还是让人觉得有点紧张,刚想请他进去喝杯茶。他就摆手制止了“格格,老奴这次是奉皇上的旨意来说一些事,是老奴没福气叨扰格格咯。”“哪里哪里,公公客气了。”虽然面上还在笑,只有我自己知道光是听到他的那番话我的笑就快挂不住了,心也快跳到嗓子眼里了。“皇上说了格格一个人住在这么偏僻的地方的确不太方便,以前都是朕的疏忽,从今个儿起,皇上说让格格搬去永和宫由德主子照顾着。格格,您先简单收拾一下,德主子那里已经知会过了,等会儿就让小成子带您过去,以后小成子就专门伺候格格了。那老奴就先下去了。”

    这道旨意惊得我一下子回不过神来,连李公公是什么时候走的,我也没去注意,我想不通这道旨意是什么意思,我只知道从此我的生活将会有一个很大的变化,我终于走出了这个角落真正的走进了紫禁城的中心,但是为什么我现在觉得眼睛很涩。其他的人听见这个消息倒是很高兴,以前我这个格格不受宠,他们也跟着在宫中看了别人不少白眼,这次算的上是扬眉吐气了吧,但是前途未卜,是福是祸真真难料啊。

    我看着他们忙上忙下的收拾,有种置身事外的可笑,看着窗外那一片片绿,打量着自己生活过得地方,很是舍不得这份幽静,本想抽身在皇宫的那片泥沼里,但是皇上的一道旨意就拉扯着我身不由己的陷进去,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很易应付复杂的人,而往后的生后只会更加的辛苦,这份君恩对我绝对不是一件好事。其实东西真的不多,只不过带了些用惯了的东西,不一会儿我就跟着小成子踏上了去永和宫的路。我在这里走过的地方加起来也不过那几个地方,平时或许还有些心情到处大量,今天我只顾着跟着小成子的脚步麻木的向前走去。快走过一座假山时,小成子的脚步突兀的停了下来,我依旧低头看着地面。“奴才给八爷,九爷,十爷请安。”那声“八爷”就我猛地抬起头来了,一下子就望进了那双深潭似的,可以里面的神采依旧淡淡的,没有一丝变化。“起吧”依旧是那清风般淡雅的声音,连语气都是那样的轻柔却又不失华贵。我盯住他的双眼期望在其中看见一点点的变化,但是什么都没有,脸上也是一贯的浅笑,一丝破绽都没有。心突然就沉下去了,连带着也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苦涩。“这个就是那位搬去永和宫的格格?”“回九爷,这位就是凝雪格格。”“哦”我不会听不出他语气中的轻蔑,并立刻感到有一道目光在肆无忌惮的从头到脚的打量我,让我觉得很不舒服。我向那个九爷道了万福,也借机挡开了些他放肆的目光,当我看见这个九爷长成什么样时,只有一句话可以形容——“男颜祸水”比女子还是精细的五官让他长相偏柔,但是那身天潢贵胄的气派到是让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之后八阿哥要向良妃请安,他们二人就向储秀宫去了。但是我没法忘记他漠然的表情仿佛从不曾与我认识一般。(对于这段的称呼我有几句想说的,根据我查到的资料‘阿哥’是大臣对皇子的称呼,而内务府官员和太监一律按皇子排行称‘爷’)

    没想到几个月后的见面竟就如陌生人一般的擦肩而过,那桃林下的劝诫,那花丛中的合奏,还有我自以为是的他对我的关心,竟就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吗?心里很失落,但是到了永和宫也没多少时间留给我去想明白我的失落,见过了德妃,寒暄了几句,就又忙着收拾。永和宫为二进院,正门南向,名永和门,前院正殿即永和宫,面阔5间,前接抱厦3间,黄琉璃瓦歇山式顶,檐角安走兽5个,檐下施以单翘单昂五踩斗栱,绘龙凤和玺彩画。明间开门,次、梢间皆为槛墙,上安支窗。吊白樘箅子顶棚,方砖墁地,德妃就住在前院正殿里。东西有配殿各3间,明间开门,黄琉璃瓦硬山式顶,檐下饰旋子彩画。后院正殿曰同顺斋,面阔5间,黄琉璃瓦硬山式顶,明间开门,双交四扇门4扇,中间两扇外置风门,次间、梢间槛墙,步步锦支窗,下为大玻璃方窗,两侧有耳房。东西有配殿各3间,明间开门,黄琉璃瓦硬山式顶,檐下饰以旋子彩画。院西南角有井亭1座。此宫保持明初始建时的格局。我就住在西配殿里,显然德妃已经派人细心打理过了,把带来的东西放好差不多也收拾的差不多了。到了这里我看琴儿这个小丫头很是兴奋,到处都觉得好,直让沐澜取笑她呆在宫里这么久了怎么还像第一回见过世面。琴儿笑嘻嘻的回她:“从我进宫就是在浣衣局呆着,然后就跟着格格了。”第一次听她轻描淡写的说起自己的生世,但是可以想象的出她是怎样艰难的成长起来的,可是她却依然笑得这么纯真。我揽过这个丫头,觉得心疼极了,想起自己以前的生活,虽然父母不在身边,但是也好上太多太多了,自己竟也落起泪来了。

    “哟哟,琴儿丫头你说你干的什么好事,怎么把你家格格招惹哭了。”只见十三笑着站在门口,看得我怪不好意思的,赶忙擦干眼泪,嗔道:“快说你来多久了!竟然不出声等着看我的笑话。”看见十三没着落的心才真的算是落地了。“我一听说你搬到额娘这里来了,等着四哥下了朝我就和一起过来看看。”“你四哥也来了?”虽然没见过这个人倒是经常听十三提起,我可忘不了十三提起他四哥时的那种由衷的敬佩之情,他总说四哥照顾我太多了,我只希望能帮四哥做点事。连带着我对这位“四爷”也很是仰慕。“四哥,在前面给额娘请安。”边说边给自己倒杯水“你还真没把自己当外人啊?”“我的好格格你好歹看在我这么急匆匆来看你的份上赏我一杯水吧!”“我也不敢给堂堂十三阿哥赐水啊。”跟十三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笑着,让我少了些陌生感,他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安慰我:“你就放心住在这儿吧,额娘会把你当亲闺女一样疼的。”想起那个很端庄美丽,看起来很和蔼的女人,我也相信德妃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但是十三还是让我觉得格外的温暖,我在心底轻轻说了句“谢谢”。

    晚饭的时候德妃让人给我送来了好些吃的,很丰盛但是却没有什么胃口,不认拂了德妃的好意,我还是尽量多吃了些,末了,又派人来服侍我洗漱。来的是个十七八岁的一个很清秀的宫女,叫紫萱。“主子说了既然格格来了这里就安心住下吧,有什么需要的直接说了就叫人去办,切不可委屈了自己。”谢过了德妃,我终于可以躺着休息一下了,今天一天的折腾也着实让我累了,很快的就沉入了梦乡。只是,那个温润的身影还是出现在了梦里,让我觉得淡淡的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