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穿越文-穿越时空小说->书库首页->红莲几瓣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部分 若桃年少时 第五章 少时情意真似海
    一路青山环绿水的到不觉得无趣,阿旭与木榞从那天晚上后我没再成为两人眼中的刺,反而事事让我,时而用怜悯的眼看着,只是自己“恶质”惯了,常以温情表象来戏耍他们,寻得开心,久而久让两人又气又恼又拿我没辙,不过却从他们那也学了一些“生活常识”。只是学来不易,常常是我一提问两人便争先恐后跳离我的身边,怕我拿莫名奇妙的话来“羞辱”他们,“羞辱”这词是他们定义给我那些冷笑话的,看来两人完全没有幽默感。一说到幽默感的,不得不提一提最有潜力奖的言妍了,我说得那些笑话最后都让她记成了小册子,说是以后拿给别人“分享”一下,虽然分享这个词也是我最先告诉她的,但用这还真是这奖非她莫属呢。刑可飞虽不拿此奖,但他的各国游记般的故事却很引人入胜,如那无人见过的传说中喝了能返老还童的初莲国神泉,又如那九易国能化成美女的秋瑟鸟,再如那初莲国都城青叶的美食更是馋人,总之他那些奇人异士的故事着实迷得我欲罢不能,往往行车一天后,我还在追着让他讲故事。这路上能和这些江湖似的人儿们谈笑风生却是畅快得紧。短短二天却有了如几年知交之友的感觉,我不舍,心里总希望这一刻能够就此定格。

    “言妍。”我“应邀”已不再叫她言小姐了,她说我每次这样叫她,她都莫名地全身发寒。“我可不可以出去转转,或者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呢?”我一副理所当然地看向她。一边抖着刚洗净的手,顺着拉拉身上青色小坎儿时际往身划了两下全当擦手。

    “喂,你怎么这么懒呢,明明旁边有帕子。”她忿然作色的指着架子上的白净的帕子。

    “算了太麻烦了,反正衣服也快洗了。”我无所谓的说着,其实这事已经干过不下一回了,阿旭和木榞也曾嘀咕过我。一到这时我就拿他们给我的衣服说事,驳他们个哑口无言,只因这衣服主人不知道谁,已经把衣服洗得颜色略掉,干净也较着像是着了水渍一般。

    “不去,你真是好赖不清,穷街陋巷的有什么可看的。”言妍一脸不懈,“等到了都城我带去逛好的去。”我们这一行人的目地便是初莲的都城青叶城,他们本就是初莲人,只是不知道他们此番天水国之行为何,也听路人说了些天水未来的命运将与初莲牵扯上,而初莲即刻便与九易对战沙场,只为天水国这个巴掌大的小国,一切表面现相下都存有个血淋淋的现实,无论那朝那代,无论古今,都是真理,而归总一下,如果他们官办那此番来意也略有了明,但这不关我什么事。

    “我还没逛过街市什么的呢。”

    “不去,要去你去。”说完不理我了,拿了本不知道什么劳子经史子集就背起来了。

    出了我们的房间,望了眼楼下,因为迫近开战之日,店里的多是从浔水城来避难去的人,各色人均列位,上到缙绅下到粗衣庶民。有此人没钱可住就曲身堂下,还好店家比较客道让他们留于此,免去风餐露宿之苦。

    隔壁是刑哥哥与阿旭木榞的房间。

    “呆头旭,木美人。在吗?”我刻意把那两个外号喊得特别大声,就见刑哥哥执一白棋望向冲进来的我,神情泰然,一副神仙对弈的画面跃至眼前,心略震定了神。

    “小子,告诉你别乱叫。”“臭小子,你再叫着试试。”两人同时出口,我转神看他俩人一脸气愤的鬼样子,扑的就笑起来。“哈哈,我觉得很称儿你们呀。”我不理他们第N次的怒脸,继续说,“你们可有谁愿意陪我去街上走走呀。”

    “向辛弟,你还是别去了,战势要起外面乱得很。”呆头旭中肯地道来,手拿起刚倒的一茶杯递给我,我接过来,喝了口又放上,难得到一镇却又不能出去心里不免觉得失落。

    我对棋这种东西一窍不通,干瞪眼地陪坐半会就起身去了楼下。

    楼下因着人杂透着狼藉,无钱住店的穷人此时依墙而卧,衣着褴褛的似也裹着一路风尘,我擦身而过时脚被拌一个踉跄,侧头看去,一污衣长须老者正伸长了腿仰天而眠,只觉得自己可笑这么大活人自己都没看见。腹中空荡便随意找了个位置叫了小二要了几个豆包,一想着路还长,万一自己肚子不挣气没事就叫饿,平日自己已经被他们戏谑过无数回了,提着做个准备总没亏吃。

    “那几个豆包,帮我包起来,钱都算在我们账上,走时一并结清。”

    小二应了走开,不一会儿就把包好的豆包拿来过,我点数了一下,便拿出一个充饥,一边吃一边四下张望,旁桌围坐衣衫相同的四人,皆佩一双弯刀,头上顶大檐斗立正襟危坐喝着茶,看身形多半是男的但看不清神情。我打量他们的同时,对方也有查觉,其中一人抬头看向我这边,而我早一秒就闪开了眼去看我对桌那个狼呑虎咽的大叔,他跟几年灾荒没吃饱饭似的,吃得水花四溅,当然这水是口水的“水”,看得我嘴都快抽筋了;另一个侧,坐了四男两女,衣着朴素但那一手一投足中却透着不相衬的动作,两名女眷皆以白纱遮面,却掩不住娇俏的身形,几人不时低语,这边人像是更有来头。扭头又回望四人桌,却发现之前那人还在瞄着我,我尴尬的对他笑笑,便继续啃我的豆包。刚咬一口,莫名地却感觉到一道急迫的目光看着我,我迎上去,就发现一三四岁的女娃正眼巴巴地看向我手里的豆包,战争无情,人有情。我又叫来了小二又要了十多个豆包,分给四下那些席地而坐的人。走到刚刚拌我去路的老者身边见他鼾声正浓,便把最后两个包了包塞进他的怀里,便抱着自己的豆包回了楼上。

    夜深,我在外堂床塌上展转反侧,此时阿旭的身影映在门外,我起身蹑手蹑脚地走出门,见是我他松了口气,我对他指指后院,他也了然。踏着吱吱作响的楼梯下了楼,来到后院,完事后刚要回去,从马房传来唽唽索索的声音,我偷偷溜了过去躲在草垛后,说是迟那是快,从马棚里闪出三个黑衣人,大气不敢出的我一动不动。

    “美玉,”一个压低的女声道,“教主的命令你想违抗,可是忘记了上回的鞭烫之刑了。”

    “美玉不敢,”美玉轻言软语,“闻听二堂主传信说,之前偷走素水珠的丫头逃走了,傍晚入店的人里有个像是二堂主所述之人,我想去顺便探探。”

    “哼!到不如说你想拿回素水珠后去教主那儿邀功,这事难道只你一人知不成,”一平淡的男声道,“没错那个言家丫头就是二堂主所说之人。”这一句像是雷激一番,我皱着眉继续听,

    “只是现在,我们首要任务是杀了莫家凤,不能放他们回初莲国。”男声又起。“至于言家那女娃嘛,哼,他们必是要回青叶,此番路上再行事。现在非常时期教主明命我等不能暴露身份。”还好,只我现在回去告诉刑可飞他们便能想出个好的应对,至于他们嘴里说的莫家凤,我与他们没交情,也管不了他们。

    “现在行动。”说完后衣服磨擦的声音渐远,我才站了起来,腿上一麻脚软跌到,正要起身却觉脖子上一凉,心下想完了,上当了。

    “说!你是谁?”那个之前压低嗓子说话女子恨声恨气地说,

    “我……”我拼命想着如何应对这样的处境。

    “我认得她,他是言家丫头的书童,”看来冒认的方法行不通了,被人识得了。那个美玉走过来。刚刚我虽看不见他们人,但他们的声音却已把他形像勾勒出来,现在我只听声便能辩出来谁是谁。

    对了,那个男的呢,那个男的没出来,该不会……,心里怕出事,急着说。

    “你们说的素水珠在我这,我家小姐把它输给了我了。”我抬头怒视着来两人。

    “哼,还想救你家主子,看不出还挺忠心的嘛,”刚才还柔柔若若的顿时变得声色俱厉,面目可憎,“你以为我们那么好骗呀啊。”刚刚急着说的话是有瓜田李下之嫌,现在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

    “小的心拙口夯的,不过是个书童,必是瞒不过您慧眼的。”看看她,我装表面一付恭敬样,心里却骂她个体无完肤,而后又一字一板地道,“不过,我家小姐确是把它输给了小的。”

    “你说在你那,那你现在就拿出来。”之前那女子抬抬她里的剑,“你要是骗我们,可小心你的脑袋。”

    “但也却不在我身上,我把它藏起来了。”

    “想骗我们,嗯~”随之剑划过我脖子,一阵痛。

    “你们不信大可杀了我,到时你们也别想拿到素水珠了。”我一仰头做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却知道这话一出她们就没实足的把握敢杀我了,而那时主动权就在我手里了。

    “你以为我们不敢杀了你,哼,也不问问五蛰门的人什么时候怕了。”美玉看来还嫩点,还跟我斗气。

    我一言不发,直把脖子送给另一个女人的剑。

    “行了!”另一个女的喝道,“是真是假一会我们就知道了。”

    说话之际,前院已经噼吧动起来了,只见一白影一黑影从窗跃出至屋顶,而后紧接又闪出一青影,我当然知道他们是谁,白影与青影前后截住黑影,刀光剑影交错擦出火光,黑影又一跃高空跳向后院低矮房脊,一个转身便有如渔人撒网一般,甩出几个飞镖,飞镖泛着青光,与青白擦身而过,白影随之跳一下,长剑一展,欲取黑影人,黑影人未动却见他长刀一档,一矮身扫向冲过来青影人,青影微斜身形但未能躲过,几十招后,白影与青影略有不抵。

    “哼,言家的小子也不过如此,”美玉脸上浮出鄙夷不屑的笑容。“七翎,咱们去迎下。”话毕便起身直冲白影人而去。

    另一女子收剑,眨眼间手来到我后颈一使力,我眼前一黑没了知觉。